是說這禮拜才是真正的期末考周,有鑑於產科本來就比身平早一個禮拜考,身評又比期末考周早一個禮拜考,所以我等於是提早兩個禮拜(!)放寒假。

  雖然1/5~1/6去了清境,但因為青青草原早已變成荒荒墓園,照片拍起來也不是很好看,咱們暫且就不提了。 

  上次去二航是在去年8/23號,和史天天&許愷愷一起去大阪,再前一次是gap year要結束時去了美西, 然後就沒了。

  是說我原本以為這棵樹是聖誕樹,沒想到轉到另外一面馬上發現他中間的三塊甜不辣,建國百年慶祝到二航來了,不知道是不是要給陳雲林看。但我後來照片放大後發現她的確也是顆聖誕樹。

  雖然二航比一航好逛上非常多,但免稅店逛多了就是同個樣,實在是也沒什麼要買的,閒晃之餘發現在登機門前面有一個郵政的小型展覽,放了一輛郵差用的機車,順便介紹了一些台灣郵政的東西。

  真的是沒什麼好看的。

  郭豐慈雖然沒什麼腦,但此時他卻知道要快快去旁邊看他喜愛的樂高。

  這次搭的是韓亞航空,但台灣天氣真的不是很好,拍起來也是什麼都沒有,郭豐慈這個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人不是很敢搭飛機,大概就像千秋王子一樣,他在非常緊張之餘,還偷偷抓了我的衣服一下。

  真是個傲嬌的小孩。

  郭豐慈對於飛機上有韓國音樂這點感到非常開心,但我本人實在對於韓國藝人的感想就是還好,只能一直喝飲料吃冰塊,但基於環保的觀念我也很想要一個杯子用很多次,殊不知不小心就疊疊疊了四個杯子(我實在是不知道這張照片的焦距對到哪去了)。

  到了仁川後,外面似乎才剛下完雪沒多久,氣溫大約是零下兩度吧,但是因為機場裡面的暖氣實在有點太暖,一群沒看過下雪的鄉巴佬馬上就衝出去了機場,而這群鄉巴佬也真是很幸運又遇上了飄雪,明明有地下道通到機場捷運,但這群人卻硬是要走在地上。

  還差點滑倒。


  不得不說首爾的地鐵也是很老的那種,有電梯的地方也是少之又少的那種,幾經波折爬上地鐵站後,被車載上我們住的很高的地方

  但是很神奇的我們今天居然沒有要住在這邊(!),東西一丟下後馬上下山(?)去晃了明洞。

  結果我的噩夢就這麼開始了。

  郭豐慈這個無法自我控制的小孩子開始不斷請求(?)我幫他和廣告看板拍照,大概就是一些像這樣的照片。但韓國真的是很冷,冷到我的手實在沒有什麼辦法按快門調光圈之類的,不斷在店家的暖氣與室外的冷凍庫之中徘徊,不小心就走進了挪夫部隊鍋了。


  挪夫部隊鍋嘛,就是一種像是火鍋的東西(廢話),上面那片黃黃的是起司,沒什麼好介紹。

  原本以為是普通的鍋燒麵之類的東西,殊不知一攪拌之後變成這副恐怖的光景

  有鑑於我真的很久沒吃辣辣的東西了,不小心喝了很多水還被我媽嗆。

  我覺得韓國的辣很奇怪,雖然在吃得當下會很麻很辣,唯一的解決方式就是不斷喝水和繼續吃(!),但是等到發現已經喝不下或是沒東西可以吃,終於甘願付帳(電腦剛剛幫我選了腹脹)走出大門後,就會發現剛剛辣的感覺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大概就像徐志摩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那般。


  吃完也腹脹(不想改了,反正也沒錯)完之後,就沿著明洞往前走走走走走走到一行人終於快要受不了之後才甘願搭地鐵去東大門,本來說大概兩站的距離,結果我們經過了兩站地鐵之後又坐了兩站才到,如果這麼走過去豈不是變成賣火柴的小女孩了?

  因為走太多路全身還沒暖所以我決定不要拿出相機拍照,反正東大門附近也是沒什麼好拍都是工地(?),然後我們一行人就在天寒地凍中去了Sparex汗蒸幕。

  本來說要去泡湯,結果我真的很累馬上就倒下來睡著了,這是我第三次沒洗澡就睡覺噢!隔天不小心被冷醒導致之後的四天我的支氣管有點問題,不斷咳咳咳咳咳咳到不能講話,可是喉嚨又不會痛所以真的不是感冒,但是回想起在東大門某間要收攤的咖啡店看見的這張笑臉(還有眉毛呢),就覺得咳死了好像也沒什麼(是這樣嗎),好了我打完第一天了耶好棒喔。

 

 

於2011/01/28  11:04 pm

 

創作者介紹

reBiRTH

antierot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