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指(?)一算,這半年來我已經來台灣桃園國際機場第四次了(如果連同上次MacBook忘在日本的那次也加進來的話)!大概跟我去總區的次數差不多(再多個兩三次就跟我回家的次數差不多了,有多驚人)。

  雖然把大家都丟在台灣自己一個人越過半個地球好像還挺值得說嘴的,欸不過拜託我可是多了一年的歲月才換得今日的悠閒(好啦不炫耀了)!

  在過了海關之後,我還是一直在想,哇塞我就要一個人出去玩一整個月了耶,萬一變成自閉症怎麼辦(或是把一整個月要說的話通通留到跟病人會談用?)雖然很不必要的杞人憂天,腳步還是很誠實地走到了登機門前。

  台灣的天氣真糟。

  iPod放著蘇打綠的《煽動》(為什麼電腦要幫我選山洞),最近我好喜歡聽的一首歌,然後,爛天氣掰掰。

  「他繞了一圈看這個世界,有多少的喜悅,陰晴圓缺沉浮眷戀」 



  為了省點錢沒辦法只好一直轉機,TPE → NRT → ORD → DCA,換來三張登機證之後就剛好宣告了我今日無權洗澡。

  在成田機場歇了一會兒,差點左晃右晃沒什麼好晃卻也差點走錯方向,自以為Suica裡面還有餘額結果還是得掏出日幣,唉其實我應該多喝點JAL柚子汁的。

  上次去美國是搭長榮,然後就一直沒有離開過亞洲,出國的飛機上,放眼望去都是年輕的空姐們,但美國航空說到底也是美國的國家航空公司,總是得讓人有那種『噢天哪好美國喔!』的感覺,除了『乎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應該沒有更貼切的句子形容眼前的幾位空媽們(?),基於病人隱私,因此我並不能拍他們的照片。

  連飛機餐都比別人多,居然有壽司也真是很詭異的搭配。

  Endless Apple juice w/t Milk(!),輾轉難眠口乾舌燥,頂著賽佛勒斯石內卜的油膩膩頭,好辛苦喔我到芝加哥了。



   美國人的時間真的很不珍貴,入個境也可以入一個小時,隔壁的美國公民真的也沒有比較快,平時實習練就的鐵腿也快撐不下去了,很慶幸的上演了一齣海關狗狗嗅到了水果香味的戲碼。

  我第一次這麼佩服這些狗狗們。

  然後,我又後悔沒有在芝加哥停留兩三天了。

  入境美國之後是另一個惡夢的開始,我要在芝加哥機場等待5個小時的轉機!等到快要天黑了(這張照片是八點半左右拍的)都還在機場裡閒晃,晃到度姑。無奈找不到東西吃(那時我心裡想的是蚵子麵線之類的東西),只好走到麥當勞前掏出一張Franklin。

  『Do you have smaller bills ?』不好意思餒,我身上只有100的。


  完全遺忘北半球夏季白天很長這回事讓我一直以為時間並沒有前進。


  


  接近23:45時,(表定23:50降落)我被嚇醒在雷根機場的跑道上,降落時震動(差點打成陣痛)太大讓我以為墜機了。

  拉著一個輪子壞掉的行李(每次出國回來輪子都會壞掉個兩個左右,但我卻忘了修...),空蕩蕩什麼都沒有,連地鐵也不歡迎我,無計可施我又總不能蹲在角落偷偷哭泣,我還沒洗澡耶!

  總是嫌台灣計程車很貴,大概沒想過有一天我也會搭上美國的計程車。

  16.25 Dollar。

  身為一個入境隨俗的好遊客,我很想付個小費給司機,但是我本人又很摳不想付很多,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拿出了20.25元,還要求他可不可以找我2元,他笑了笑,給了我2.25,確定我走上Hostel的樓梯後,才和我道別。

  總計24 hrs,Washington D.C., Hello ?

   

創作者介紹

reBiRTH

antierot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