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櫻中(台譯:東大特訓班),阿部寬提到:『只要是傻子和笨蛋,通通都到東大去!』

  基於我不只是傻子又是個笨蛋,怎麼說我都得來一下下東大。

  由於可愛的地鐵一日票掉在渋谷,無奈我只能在暫時停止下雨的雨天中,從上野徒步走到東大,事後看了不怎麼準的Google Map後,我才知道我走了約莫兩公里。

  由於東大醫院比較靠近上野公園,因此我就誤打誤撞「先」來到了東大醫院。

  其實我真的不知道東大有醫院。

  基於病人隱私原則我不能拍攝東大醫院的外觀,但其實我覺得相較起來,台大醫院看起來要有親和力的多了。怎麼說呢,大概空照圖上可以看出來,東大和東大醫院是連在一起的,可是這個區塊的周圍就是日常可見的不怎麼高的日本民宅,再者,東大醫院並沒有與附近的民宅在同一海拔高度(很想打水平面)。

  放眼望去,雖然隔著一條塞滿計程車的車道,對面就是東大的操場,但是灰暗的天空及如台大醫院一樣老舊的屋舍,以及受到周圍環擁的氛圍,替東大醫院增添了不少陰森的感覺,就連指標都是如此的有年歲。

  我想,好處大概就是醫院實習生仍然可以回到校園奔跑吧。

 

  至於東京大學,我不知道為什麼建築物都與醫院如此的相同,也如此的擁擠,加上曾經也是帝國大學的一份子,看久了台北帝國大學的建築,東京大學基本上真的也沒什麼(是本來就沒什麼)。

  從森林迷宮似的校園中,靠著我腦中模糊的記憶地圖,竟然也走到了赤門。只是赤門並不是東大的正門,只是比較有名,因此被借代成東大,就如同北大西門般(不知道南京大學是不是也是這麼回事。)。

  經過安田講堂的時候,看見兩個China人在拍照,不免俗我也拍了一下,忽然覺得,有時候出去玩,會有『為了拍照而要去某個地方』的心態,辛辛苦苦地背著相機,或許就為了拍一張照片,或是根本沒拍。卻忘了,路邊撿起的銀杏葉,只要光抓的好,倒也不輸給著名的景點。

 

  回程時,因為要去阿美橫丁幫我妹買眼線筆,所以我就繞了原路回去,在踏出東大池之端門前,我睨見下端的這面廣告旗。

  在醫院旁邊有墓園,並且受付中?這是官方的抑或是私人?

  還是說是出院準備的一部分?

  膽小如我,縱使管理員臉上那可掬的笑容,我仍然不敢正面拍這面旗子。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我留下了很多疑問,只能快步離開這寧靜卻也曾充滿過喜怒哀樂的一片片的居所。

創作者介紹

reBiRTH

antierot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