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往常(不過來第三天),又是在抱怨血液科的病人。

  「昨天intern要幫她抽血還被拒絕,她說她在12樓都是給護理師抽,所以堅持要我去抽,真是的標準血液科病人啦!」
  -學姊不好意思,我選習要去12D,我想妳大雷到我了,

  「護理師我跟妳說,上次我給12樓的醫師抽,來了一個抽了這樣(用手比了4)」-一副"唉唷我好無奈"的臉,「然後又換一個抽了這樣(再次用手比2),我就跟他們說我的血管很難抽...」-小姐我想妳可以去 on 個 Port-A,保證妳的血就像是被Suction一樣擋都擋不住的流出來。

 

  睡眼惺忪,腦袋空空,直到anti(我承認是 Cefepine)透過18#針頭宣洩在治療車上我才意識到其實我人是在15B,-我在實習。
  「他們的目標是希望能成為Staff啦,阿你就評估看看他的狀況囉」抱歉了瑞儀護長。
  只能和時間賽跑,原來脫離實習後care一床也可以殺掉一個小時!

  「學姊你好,我們來交班」
  「哈...你好,那我們來核對病人資料...」前一秒我還在處理被我打翻準備丟棄的潮溼瓶,後一秒我已經在線上和急診學姊交班了-馬不停蹄的憂傷。


  「今天還好嘛?」佳蒨老師我想你有幸看到這篇就知道我很糟, 但我真的不敢也沒臉向您娓娓道來今日的慘狀,拜託您以後每天11:30 a.m.到單位就可以了,好嘛? 


  「學弟你最好是三點半給我準時交班!」
  -四點了,交班。

 

   記錄在終點前標著5 P.M.的轉運站向我揮揮手-嗨你好嘛,我快到了唷。


  心得:進了暑習之後,居然有那麼一點點希望內外科排在兒產科後面 

創作者介紹

reBiRTH

antierot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